百度群组链接福利吧

百度群组链接福利吧

血即裹之不化,日积月累,血块渐大,虫生遂多。夫眼目属肝,两胁亦肝之位,明是肝火之旺,而谓是肾火者何居?

或曰∶母盛而子始旺,泻心包之火可也,何以泻胃子之火耶!不知五脏六腑之火最烈者胃火也,胃火一炽,将肾水立时烁干,故必须先救胃火,胃火息而心包之火亦息矣。内燥必取给于外水,然而肝胆喜内水之资,而不喜外水之养,于是外水不变血而变痰。

或疑既是气虚,补气可矣,何以必多加消痰之药,岂气旺而不能摄水,气盛而不能化水耶?至加肉桂以助火,不更多事乎?不知气虚者,未有不脾胃寒也。脐下之部位属肾,肾火旺而肾水干,则肝木无所养,于是肝气不自安,乃下求于肾,而肾又作强,火炽肝气欲返于本宫,而燥极不能自还,遂走肾之部位,而外现青色矣。

治法益肝胆之血,而兼消其外壅之痰。阳明属阳,而心包属阴,心包与阳明之火,一齐并动,故腹满而不得卧。

而肝气胆顾于子母之间,两无足虑,自然并力以御寒矣。其有时而不吐者,因木气之少平耳。

 二法相较,和胜于吐,吐必伤五脏之气,而和则无损五脏之气也。盖误吐、误汗、误下之症,其阳与阴气原未尝自绝,而亡其阴阳耳,其阴阳之根实有在也,故一得相引,而生意勃发。

Leave a Reply